注册 登录
中国风景园林网论坛 返回首页

杨滨章的博客 http://blog.chla.com.cn/?557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又是一年IFLA 又是一年别样花

热度 10已有 2040 次阅读2011-7-11 17:49

又是一年IFLA  又是一年别样花

        继去年在苏州参加第47IFLA国际大会之后,今年又有幸参加了627-29日在瑞士苏黎世举行的第48届大会。此次大会吸引了来自世界上75国家的1300多名代表,这也是IFLA在欧洲举行的规模最大的一次年会。围绕大会自然的尺度Scale of Nature)的主题,各国从事风景园林及其相关领域工作的学者、规划师、设计师、企业家及管理者等,针对从城市(urban area)到市郊(pre-urban area),再到乡村(rural area)等不同尺度和区域上的风景园林问题,进行了深入地探讨和广泛地交流。

        会议期间,组织者安排了8个各具特色的主旨报告、29场专题报告和36条技术考察线路。这些内容,一方面使与会者能够比较充分地探讨和交流各自感兴趣的题目,分享各自的研究心得与体会;另一方面也使与会者能够充分比较充分地了解东道主在风景园林领域里所取得的成就。在大学生竞赛中,共有37个国家的361件设计作品入围,最终来自希腊、荷兰和美国的学生作品分别获得了一、二、三等奖。此外,另有7件作品获得了评委奖,其中北京林业大学获得了两项,苏州科技大学获得了一项,其它则分别被中国香港、德国、美国、丹麦的学生所获。

“自然的尺度”是一个非常宽泛的主题,它使人们从小到庭院大到区域规划都可以找到交流的话题。不过,人们更多地则把关注放在了城市的发展方向、发展形式、发展途径上,放在城市的经济活力、环境保护、生态平衡、资源利用、地域文化、景观独特性等方面。由于起步早、历史长、水平高等发展阶段方面的差异,西方学者研究的范围比较宽泛,关注宏观多于微观,关注社会多于技术,关注实效多于景观形式。相对而言,从总体上说我们无论在理论和观念层面上,还是在技术和实施层面上都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

        作为大会安排的主旨报告之一,北京大学俞孔坚教授以“大脚革命”为主题的演讲,无疑是非常成功的,博得了大多数听众的热烈掌声。然而,作为在会场的一名中国人,我的心情却格外复杂。毫无疑问,作为来自中国的演讲者,俞孔坚教授演讲的成功使我们感到高兴,毕竟它从一个侧面使国外同行了解到中国同行所做的工作及所获得的收获。但对其演讲内容,我却不能完全认同。以“大脚革命”为主题的演讲,俞孔坚教授在国际已经进行了不止一次。报告中涉及俞孔坚教授本人及其团队所做的工作及探索所取得的成果,我个人认为是极有意义的工作,也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事情。当然,从学术的角度上说,这些工作可能也存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地方,但对俞孔坚教授多年来付出的努力还是钦佩的。我所不能认同的是,俞孔坚教授在其演讲中,无视中国在快速城市化和工业化过程中取得的成绩,片面强调其在发展过程中所存在的问题,并且将亿万中国人的辛勤努力及取得的成就斥为是束缚自然、破坏自然的所谓“小脚艺术”,将中国传统园林艺术斥为“小脚艺术”。这种看法既不公正也不客观,同时也存在着逻辑上的混乱。例如,他在演讲中举例说,中国水泥消耗占世界的50%以上,钢铁也占到40%等,而这些东西都被中国不适当地用在了修大坝和水渠、修广场和公共建筑上(如国家歌剧院、鸟巢体育馆、央视大楼等)上了,这不仅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而且也污染了环境,现在中国境内75%的河流都已经被污染。他以上面谈到的这些中国发展现状和中国城市发展现状作为自己职业活动的舞台与背景,用以凸显其工作在保护自然和拯救地球的意义。俞孔坚教授在演讲中的这种做法极易误导不了解中国现状的西方专业人士,同时也是对广大中国专业人士工作的不尊重。中国国情的复杂性与多样性,决定了中国发展过程的复杂性、多样性、艰巨性和阶段性。特别是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抓住历史发展机遇,用过去30年的时间走完了西方国家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路,这种成绩无疑是有目共睹和举世公认的。当然,这样说并不是要否认中国存在的问题。问题是,如果我们不能客观地分析产生这些问题的根本原因,而是将其仅仅简单地归结为以错误的方式对待自然,甚至是归结到传统园林艺术上那则是找错了对象。中国的事情是复杂的,任何以简单化、情绪化或标签化的方式加以分析或判断的做法,都是于事无补甚至还会后患无穷的。风景园林也好,景观规划设计也罢,都不过是人们用来认识事物、解决问题的一种手段,是人们用来实现自己理想与追求的一种工具。其中自然成分多一些还是人工成分多一些,形式成分多一些还是内容成分多一些,乡土成分多一些还是外来成分多一些,完全取决于当地的自然条件、社会需求、文化风俗、经济状况等等因素,不可能有一个统一的模式或范本。所以,任何存在都有其合理性,我们所能做的只能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褒此抑彼的做法是不可取的,同时,也倡导和尊重多样化的探索及尝试。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促进中国风景园林事业的发展与进步。


路过

雷人

握手
8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回复 249332174 2011-7-21 14:25
不敢苟同,如果以牺牲“自然”为代价换取国家的发展的话,那么我愿意活在原始社会。
我们的资源总有一天会被社会的发展所消耗殆尽,那时候我们的子孙后代将何去何从呢?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一个发展方向呢?各个国家之间GDP的竞争换来的是什么?换来的是对环境无穷的破坏,换来的是子孙后代将吸入的是被污染的空气。那么我们设计师的职责在哪呢?难道我们的职责仅仅是发展好我们这一代人吗?难道设计就是为那些少数享乐主义者去服务的吗?
回复 杨滨章 2011-7-21 20:59
249332174: 不敢苟同,如果以牺牲“自然”为代价换取国家的发展的话,那么我愿意活在原始社会。
我们的资源总有一天会被社会的发展所消耗殆尽,那时候我们的子孙后代将何去
谢谢你的支持与关注,我也十分赞同发展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观点。我所不赞同的是,只认同自己的工作,而无视他人工作的言论与做法。
中国目前所遇到的困境,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现实问题,说白了是国情与发展阶段所致。尽管我们无意重蹈西方人的覆辙,但是我们还是没有能够逃出历史的怪圈。
如果说过去的30年主要是解决生存问题的话,那么今后的30年就要解决发展的问题,特别是可持续发展的问题。这是我们不能再失去的机会了!
回复 张斌 2011-7-25 15:08
249332174: 不敢苟同,如果以牺牲“自然”为代价换取国家的发展的话,那么我愿意活在原始社会。
我们的资源总有一天会被社会的发展所消耗殆尽,那时候我们的子孙后代将何去
嚯嚯,愿意活在原始社会!......?
有2个疑问:
1.原始社会是啥样?
就我所知道的,我的家乡以及南部中国那时大多是瘴气泽国,能活下的只有巫神,或者“上帝”,总之不是凡夫俗子。一代代被迫南迁、西进的先人以生命的代价开辟出一些人工“窗口”,“通道”(生态学者也称之斑块、廊道),才逐渐有了现在的“人居”环境。就别说原始社会,倒回去200年,看看当时的志书,我们可以看到渺小人类所遭受的苦难有多深重!今天,当我们终于可以勉强主动、理性地与自然相处时。就轻易说出可以“选择原始社会生活”之类的话,只能说是历史失忆,而且是选择性失忆。
2设计师的职责?
设计师的词义太泛,邓 小平就被称作中国改革总设计师,其实西方人称之“Architect of Modern China”,对应的中文说法是“建筑师”。可惜中国建筑师的地位太低,因此叫成“设计师”。风景园林师的地位恐怕更惨。
我们这样的“设计师”把古典园林辱没成畸形小脚,把同样是人工栽植的“非流行”草本植物称作“野草”(估计也会流行起来,餐馆上野菜即是范本),把有限的几处环境“自然化”改造就冠名为“大脚革命”。
如果这样的方向就是中国风景园林的方向,甚至自我放大到以为我们才是当代中国环境的“救世主”,那只能说是风景园林的悲哀,不是行动的悲哀,而是思想的悲哀。中国的人居现状的确有令人堪忧的一面,但一概将建设都视作“破坏”,就是极不负责任,对中国当代不负责任,对中国人不负责任。
偏激的祖宗辱没,夜郎自大的狂妄,“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撇清,成为当代风景园林界的一股“时尚”。除了让一些洋人看来舒坦外,难道国人也要跟着享受其中?
还是建议少一些“革命气概”,多一些切实可行的“改良土方”。
回复 杨滨章 2011-7-25 17:24
张斌: 嚯嚯,愿意活在原始社会!......?
有2个疑问:
1.原始社会是啥样?
就我所知道的,我的家乡以及南部中国那时大多是瘴气泽国,能活下的只有巫神,或者“上帝”,总
谢谢您精辟的点评!
是的,与对国外同行的误导相比,对国内青年学生误导的后果可能更令人担忧。
可喜的是,近年来来“新中式”园林的崛起,应被视是人们对前些年盛行的“欧风美雨”反思的一种结果吧,也应该被视为走“中国特色道路”的信号吧!
回复 skp249332174 2011-7-29 13:27
看看辋川别业,再看看现代所谓的“人居”环境,如果可能的话我宁愿生活在倒退200年的时代.至少我们吸入的空气是干净的,我们离自然是最近的······
盲目的快速发展,可也要考虑到人到底能不能跟得上发展的步伐啊?我不知道是所谓的发展重要还是生活在地球上的人重要.
现代的中国,口号喊的是全世界最响亮,最后落到实处的有多少呢?真正为老百姓服务的园林有多少?现在可看见的发展,只是为少数人的享用而发展,难道这不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吗?
近年来"新中式"园林的崛起,确实是应该引起中国园林界的重视,开辟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尤为重要.
现如今的中国园林行业着实浑浊不堪,这有这的设计思想,那有那的设计风格,你说你的行,他说他的好,就是没有一条明确指导性的道路,真的是需要一场大的革命了.必须闯出一条真正适合中国园林发展的道路来.为什么说要"闯"?因为天天坐在办公室里研究是找不到正确的路的,我们必须理论结合实践,运用到中国之实际情况中来发展中国.
回复 杨滨章 2011-8-4 23:17
skp249332174: 看看辋川别业,再看看现代所谓的“人居”环境,如果可能的话我宁愿生活在倒退200年的时代.至少我们吸入的空气是干净的,我们离自然是最近的······
盲目的快
非常感谢你的关注与点评。
依我个人的看法,中国的问题不是发展得太快的问题,而是太迟和太不均衡的问题。如果不是过去30年的快速发展,中国的面貌无人能够知道是什么样子的。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不但穷,而且还要受气。想一想,如果我们和印度换一个位置的话,那将是个什么样子呢!中国的发展是在一个没有规划、没有准备的情况下仓促上阵的,因此才有模石头过河之说,才有黑猫白猫之说。所以,在发展过程出现一些问题难以避免。英国是出现工业革命最早的国家,可是到了上个世纪50年代末,泰晤士河依然污染得无鱼能够生存。因此,发展需要过程,但是失去了机会就一切都完了。再想一想,非洲的环境没有受到污染,可情况如何呢?那里的百姓就真的幸福吗?如果中国和非洲换换位置又当如何?
话题再回到中国的园林上,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的城市公园近1000处,到了2002年的4000多处,2009年达到6000多处。从数字上看,我们的进步不能说不快吧?可这还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英国现在约有30,000处公园,其中5000处为具有历史保护意义的公园 ;而美国约有105,000处公园(不含私属公园) ,其中仅纽约一地就有1700处各种类型的公园。说园林为百姓服务多少,我不知道这话该如何理解。不过我想,中国的普通百姓对自己城市面貌的变化还是能够感受到的,城市公园和绿地的受益者还是普通百姓居多吧。
至于中国园林的发展,我是充满信心的,因为毕竟人们希望生活在一个好的环境里,因为有许多像你我这样的普通人,希望她越来越好,让我们用自己点点滴滴的努力帮助她更好吧。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 中国风景园林网--园林论坛 ( 京ICP备08009835号 )

GMT+8, 2016-12-6 01:46 , Processed in 0.02535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